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月子

关于父爱的动人文章

2020-04-12 01:40编辑:admin人气:


  只言片语感悟父爱

  常说,父爱是一座山,矮小威严;父爱是一汪水,深藏不露;父爱更是一双手,抚摩着我们走过春夏秋冬;而父爱更是一滴泪,一滴饱含温度的泪水。

  小时侯,父亲是一种严格的意味,父亲像一把斧头把我的恶习统统改改掉落,父亲常说:“你就是一棵树,树会乱长枝干,现在就要把你的缺点统统去除,养成优胜的习惯。父亲从不存眷我的学业,父亲坚信有了优胜的习惯就有了一切。就是这个信心,伴着我走到了现在。父亲这个坚强的信心与神情,不时浮现在眼前。没错,父亲是坚强的。

  行将踏上路程的我,在车窗口作别父母。母亲拉着我的手,哭泣不语。我了解母爱的连绵和柔情。而父亲只是站在远处,以固有的坚强支撑他的威严。他就那样的看着这列车,看着这个车窗,看着我,然后含笑,悄然扬起嘴角。是一种自豪,照样一种说不出的甜蜜。然后他静默,悄然低下头,紧握一下拳头,再抬头。我看见父亲眼里的湿润晶莹的器械,震颤着我的心弦。父亲见我望着他,转过身去,用那双手擦拭着泪水。那饱含着思念的泪水,冲垮了他坚强的伟岸,是他对我的思念汇成了一滴泪。

  父爱没有延长的柔水,没有体恤的温馨的话语,不是随时可以带在身边的一丝祝愿,也不是日昼夜夜陪你度过的温度,父爱是一滴泪,概括了全部的言语。父亲是一本书闲来无事,翻出一本散文集。顺手翻开一页,正是一篇纪念父亲的文章。当看到个中一句“父亲是一本书,做后代的或许要用毕生的时间才华读懂”时,一阵锥心刺骨般的隐痛顿时刺上心头。屈指算来,父亲离开我已有六年了。这六年里,我无时无刻地不在思念着他。我乃至祈求上苍可以给我一个时机,让我从新做一回父亲的女儿,那样我肯定将自己一切的孝心都赐与他,让他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父亲。然则上苍永久不会给我这个时机,我也只能在惭愧中怀念父亲了。  父亲只是个通俗工人,没有甚么文明,但他出身的家庭曾经是很显赫的。他出身在江苏一个大年夜户人家,属于书喷鼻门弟,祖上遗留了很多地步和房产,父亲儿时过着少爷般的生活。后昔日自己来了,家产全部被抢光,家道中落、一无所有,全家自愿逃难到上海。为了一家人的生计,父亲保持了学业,不到14岁就给人当学徒、做小贩……全日在外奔走劳顿。束缚后,父亲为了取得一份高支出,瞒着家人报名到外地油田会战支援石油建立,从此一别上海40余年。  父亲的家世我也是成人后才得知,但在我很小时分,我就知道他的成分是地主。在阿谁唯成分论的年代里,我仿佛生成就低人一等。其余孩子肆意欺侮我,我不敢做丝毫抵御,我怕他们骂我是“小地主”;小学每学期开学都要填成分,那是我最悲伤欲绝的时辰。每次在我胆颤心惊地填上“地主”时,我都有生不如逝世的认为。为此我曾经在心里恨过父亲很长时间,我恨他让我小大年夜年事就要接受那么多的屈辱和难堪!  记得有一次父亲回上海探亲,给我带回一件祖母亲手缝制的缎子夹袄,夹袄上还有祖母用金线精心绣制的花边。当我穿着这件新衣服上学时,错误们嫉妒得眼珠子都要瞪红了。他们一边朝我吐口水,一边骂我是“小地主”。我一路哭着跑回家,将那件衣服狠狠地扔在地上,再用力地踩上几脚。父亲让我捡起来,我倔强地就是不捡,父亲气得扬起手要打我。我一边哭,一边呐喊着:“谁让你不是贫农?你为甚么是地主?假设有贫农宁愿要我,我现在就不做你女儿!”父亲扬起的手逐渐地又放了上去。那一时辰,我清晰看见父亲的眼角里含着眼泪。  在儿时的记忆中,父亲是很严格的。他对我的请求十分严厉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:“女孩子从小就要受规矩。”他像培养一个大年夜家闺秀般地培养我,我措辞、走路、坐卧、吃饭乃至端碗的姿态都必须按他的请求去做。小时分,他经常把我关在家里,让我背《三字经》、《增广贤文》、《学生规》、《千字文》等古文。而只比我大年夜一岁的哥哥,父亲却听凭他在外面自在自在地游玩。因而,如许一幅画面便在我脑筋里永久定格:父亲拿着一把尺子,我像个受戒的小和尚一样恭恭敬敬站在他眼前,一字一句地背:“人之初,性本善。性邻近,习相远……”背不出来,父亲手里的尺子就高低垂起,而此时哥哥正躲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偷笑。经常是我一边背、一边哭。那时的我心里想的就是:我如何命这么苦啊?有个地主爸爸,让我受这么多的臭规矩。假设我有个贫农爸爸,保证我再不会背甚么“养不教,父之过。教不严,师之惰”了。  我逐渐长大年夜了,地主成分曾经对我的生活构不成丝毫影响。长大年夜了的我发明父亲是很心疼我的,我末尾问心无愧地享用他赐与我的一切。记得上技校时的一个冬季的黄昏,暖流来临,气温骤降。父亲担心我的被褥太薄,骑着自行车走十几里路来给我送厚被褥。途中天降大年夜雨,父亲怕被褥淋湿,脱下雨衣盖在被褥上,自己则冒雨前行。当他离开我的宿舍时,嘴唇都冻乌了,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。我事先正沉沦于一本小说中,只顾躺在床上,连句问候的话也没对父亲说,更不用说去送送他了。  有句俚语说:“年轻时犯的错,上帝都邑谅解。”而我对父亲犯的错,假设真有上帝,我想他必然不会谅解我。在父亲活着的有生之年,我从未给他买过任何器械。我送他的唯一礼品:一双羊皮手套照样我在技校参与司法比赛取得第一名的奖品。当我把手套拿给父亲时,他眼睛都笑眯了,连声称赞:“照样女儿好,女儿有出息。哪像儿子,一点用都没有。”他戴着那双手套坐单位的值班车,有坐位他不坐,偏要站着。他故意抓着下面的雕栏,让车上一切人的眼光都盯着他戴着手套的手。当有人夸他的手套斑斓时,父亲立刻自得洋洋地说:“这是我女儿奖的,我阿谁女儿可有出息了,他人都叫她才女呢。我女儿文文静静的,一点也不像他人家的女儿疯疯颠颠的。”父亲的话惹起了很多人的反感,而他依旧高兴地自顾自说下去。连母亲都看不下去了,对他人说他太虚荣。唉,一双羊皮手套就可以惹起父亲那么多的满足。惋惜我对此看法得太晚了!  我参与任务后,父亲就不时在山东会战。退休后,他被反聘留在山东继续下班。这其间,我娶亲成家,生孩子,一心只围着自己的小家转,父亲被我逐渐地淡忘了。只在逢年过节,我收到父亲托人带给我的礼品:毛呢大年夜衣或羊皮靴时,我才会想起本来他还在山东。97年,退休曾经5年的父亲终究回到湖北,回来后他就再也没有起来:胃癌早期。在他住院的那段时间,我每去一次医院,心灵上就要受一次煎熬,我悔恨自己对他的关爱太少。坐在父亲的病床前,我问他:“爸爸,我真的不是个好女儿,你怪不怪我?”父亲笑着说:“傻孩子,爸爸如何会怪你呢?从小到大年夜,你都是爸爸最爱好的孩子。你哥哥就说爸爸公允,爸爸是公允,爸爸就是爱好你比爱好他多!”  病中的父亲话特别多,每次我去看他,他都要唠唠叨叨说上半天。他对我说:“你小时分生了一场大年夜病,差点就逝世了。大夫说你有救了,不准备管你了,忙着去斗私批修。你妈妈没方法,跑来找我。我正不才班,一听就急了。我跑到医院,逼着大夫挽救你。我说假设你们救不活我女儿,我就跟你们拼命,大夫吓坏了。后来又说要给你输血,我二话没说就让大夫抽血。那时我刚下夜班,头昏得凶悍。”听着父亲的叙说,儿时的往事如片子一样在我脑海里放映:上小学时,每逢下雨天,父亲都邑到黉舍接我。怕雨水溅湿了我的裤脚,就一路背着我回家。路上还边走边说:“有谁要小女孩啊?我家卖小女孩。我的女儿又聪慧又斑斓,你们买不买呀?”趴在父亲背上的我就连声高叫:“不卖,不卖!要卖就卖哥哥。”父亲接着又说:“你哥阿谁臭小子,没人要的!”说这话的时分,他基本就没留心到哥哥就走在他身边。  还记得有一次,大年夜约是我四五岁的时分吧,我在沟渠边拔野花,一不当心掉落进沟渠里。水流湍急,一会儿将我冲出好远。父婚事先正在很远的中央,他突然认为胸口一阵疼痛,预感到我要失事,因而就拼命地往前蹬着自行车,一把将我从水里捞下去。我下去时曾经苏醒不醒了,他再晚来一步,我生怕就不在人世了。  在父亲生命的最后日子里,他曾经有些神智不清了。有时我去看他,他都认为不到我的存在。然则在父亲的悲悼会上,哥哥含泪对我说了这么一件事:父亲临逝世前两天,突然回光倒映。他把哥哥叫到身边,语重心长肠对他说:“你不时说爸爸公允,爸爸是偏你mm,所以你mm才那么任性。你mm有冒犯你的中央,你不要怪她,要怪就怪我,是我把她给宠坏了!以后你必然要多照顾你mm,你是哥哥,你mm有事你必然不能不论。”啊,父亲,我深深厚爱的父亲,你让我如何报答你对我那如陆地般深隧的爱呢?  写到这里,我已经是泣如雨下。父亲是一本书,我做女儿的就是一名读者,我想我只能用毕生的时间仔细肠去读这本书,才可以品味出这本书中的聚散悲欢,才可以感悟到个中所包罗的人生真谛!

(来源:原创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/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万邦团体曹慰德,船王后代另类交班!

万邦团体曹慰德,船王后代另类交班!


返回首页